您好,欢迎访问全国反传销寻亲网官网!

17392274471
推荐产品
    暂无推荐内容...
联系我们

全国反传销寻亲网

地址:中国-陕西-西安
电话:17392274471

咨询热线17392274471

发展人际网专骗亲朋

发布时间:2021-07-08人气:0

“最快6个月,你就可以达到‘退役’的标准,到那时‘人际网’也编成了,给你至少上千万‘退役费’,每个月还有23.8万元工资……”

 

  这是记者几天前在“武汉新田”沈阳一处传销窝点卧底时,一位“大培”(培训员)鼓动记者加入其中的说辞。从721日至818日,30天的时间,本报记者卧底一个新型传销团伙。这个传销团伙连实物都“懒得传”,而是在极力地传销“人际网”这个虚无的概念,拉人下水。

 

  发展人际网专骗亲朋

 

  “就是骗,也得骗进来,但这种骗是善意的骗,等他们都发财了,就知道你的好心了! ”

 

  719日,一位读者向本报反映,他的一位亲属最近频繁打电话邀请他去了解一个“生意项目”,并神秘兮兮地说“见面你就知道了,电话里不多说。 ”“我怀疑他在干传销,想拉我进去。 ”读者忧心忡忡。经其引荐,7218时许,记者与其亲属、50多岁的新民人樊先生在沈空俱乐部附近的一处公交车站见了面。

 

  樊先生领着记者穿过长青街车流,来到附近某宾馆7楼。记者注意到:路边、宾馆大厅和7楼走廊,均有“暗哨”,经过时与樊先生眼神交流或微微点头示意。

 

  7楼走廊的暗哨通过短信与教室内联系后,房间门从里面被打开。这个狭小的房间,一名声音沙哑的中年男子在卖力地讲课,20多名坐在塑料凳上的学员,抻着脖子盯着黑板。

 

  课程已接近尾声。“什么是‘人际网’?就是我们每个人的亲属、同事、同学和战友等等的总和,这是很重要的资源……现在这么好的致富机会摆在我们面前,难道不该把你最亲近的人发展进来,跟我们一同发财吗?就是骗,也得骗进来,但这种骗是善意的骗,等他们都发财了,就知道你的好心了! ”讲课男子的声音和话语极富鼓动性。“你今天来得有点晚,明天五六点钟能从头听。 ”樊先生小声跟记者嘀咕。

 

  9时许,课程讲完,讲课男子让听讲者站成两排,挨个与记者握手,“欢迎我们年轻的新同志!欢迎加入‘人际网’!”记者的右手被他们轮流捏住,猛烈摇动。

 

  住进宿舍就不让回家

 

  “干大事的人要有集体感,哪能说走就走呢? ”“不许讲话!不许瞌睡!不许打电话! ”

 

  准备离开时,樊先生连拉带扯劝记者“到宿舍看看”。沿长青街向南步行约10分钟后,记者被带入一幢居民楼。5声有节奏的敲击后,房门打开。

 

  这是一处21厅的老房子,壁橱里褥子摞起来有1米多高。“男的一个屋,女的一个屋。 ”樊先生说。

 

  20多个人能住下吗? ”记者问。“要想发财,就得吃得苦中苦! ”樊先生回答:“我们都是经济战士,吃这点苦算什么,将来等‘人际网’编成了就有好日子过! ”

 

  11时许开饭。两溜人在南屋席地而坐,菜盘和馒头放在面前的纸壳上,菜汤里看不到一点油花。记者刚想说话,樊先生立即瞪了一眼,“吃饭时不能说话,快吃,完事再说! ”

 

  饭后闲聊中,记者得知这些人来自法库、新民和沈北新区等地,少有家住附近的。记者提出要“回家住”遭到拒绝,“干大事的人要有集体感,哪能说走就走呢? ”

 

  几次商量后,樊先生表示可以陪记者走走,但仍不允许回家。当晚记者住在北屋,先是被一名拿着“讲义”的男子单独辅导,过了晚8时就被要求席地而睡。次日5时,记者被叫醒,洗漱完毕步行去听课。

 

  “不许讲话!不许瞌睡!不许打电话! ”开始讲课前,一名男子会这样例行训话,“如果违反,请站到后边。不愿意就请离开,我们不欢迎你! ”

 

  卖的是不存在的产品

 

  “哪来的产品啊,其实在‘人际网’里多发展下边的点位是真格的! ”

 

  至83日,记者已经初步弄清了里面的内容。关键词有:“武汉新田”、“人际网”、“点位”和“5级”等,再辅以所谓的世界经济形势、WTO等东拼西凑的内容。

 

  时间长了,记者被允许随意离开住处,甚至偶尔连续逃课数日,再回去上课,也没事。

 

  “武汉新田”在讲课者的形容下是武汉一家化妆品企业,生产“兰旺德薰衣草”系列化妆品。然而记者在几天的卧底采访中,并未看到所谓的“兰旺德薰衣草”产品实物,就连泡在这里2个月的樊先生,交完钱也未拿到产品。上课时讲课者也绝不会手拿产品进行说明。

 

  “哪来的产品啊,其实在‘人际网’里多发展下边的点位是真格的! ”樊先生向记者说。

 

  “那加入‘人际网’怎么赚钱呢? ”记者问。

 

  “你上课肯定没认真听! ”樊先生有些不耐烦,“等‘人际网’编成了,咱们就是国家的地下经济长城,外国商品想在国内卖,得通过咱们人际网,这个提成钱就多了去了! ”

 

  上大课“换汤不换药”

 

  “我来了两个月,这是第二次大课。你来了就赶上了,点子真好。”

 

  84日,记者被樊先生叫回去,说“有大课”。在宿舍吃过午餐,樊先生带记者步行至南塔鞋城附近某宾馆参加“大课”,“我来了两个月,这是第二次大课。你来了就赶上了,点子真好。”樊先生说,“讲课的就是从我们这走出去的刘代(代理商),已经从武汉新田退役了。”

 

  大课被安排在一个大房间,依旧简陋,密密麻麻坐了200人左右。房间两侧及后排站着20多名男子,背着手注视着听课者。很快课程开始。

 

  课程过半时,记者发现,大课与小课在程序上并无不同,只是讲课人的“级别”变高。依旧是小主持、大主持、讲产品的、讲制度的、讲加入感受的和“成功人士”讲“分享”的。前5个是需要各“老板”竞争的,“这是一次锻炼机会,以后当老板,对自己手下几千名员工连话都讲不好,人家会笑话我们‘新田人’的。”这是“大培”讲的话。而讲“分享”课就不需要抢了,因为不是谁都能讲,须是“大培”以上的级别。

 

  这次大课的最后一个环节,是“成功人士刘代”讲述成功分享。大主持介绍,刘代已经是身家三千万,月入23.8万,住别墅,开名车来讲课了。大课比小课要长2个小时,直到晚6时才结束。

 

  记者跟着刘代下楼,瞄着她上了一辆开往郊区的公交车,并不见所谓的“名车”。

 

  真相调查

 

  屡遭查处仍行骗不止

 

  “等我干到某某 ‘大培’那样,我不就发了么,光看着现在,能有啥出息。”

 

  “咱们老总王琼女士,是1997年中国十大杰出青年,著名企业家……”讲课者会这样不断重复。听讲的几天中,记者一直试图寻找在“武汉新田”编织“人际网”这个“机遇”中得到实惠的人,但几乎问遍听课者也未找到。被问者通常这样回答,“等我干到某某‘大培’那样,我不就发了么,光看着现在,能有啥出息。”

 

  事实,真如这伙人翻来覆去的说辞那般美好吗?

 

  经调查, 1997年“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名单中根本没有叫“王琼”的人。而据武汉当地媒体报道,武汉新田这一传销组织早在1998年就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依法取缔。讲课者所说的“兰旺德薰衣草”化妆品同样子虚乌有。

 

  2002年,新华社曾发布武汉新田公司非法传销被查处的消息。武汉当地媒体也多次报道公安、工商等部门对“武汉新田”的查处。

 

  2004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发起的严厉打击传销和变相传销专项行动中,武汉新田与其他4个传销团伙一起被列为重点打击对象。同年,央视对“武汉新田”非法传销进行报道。

 

  2006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公布的15起打击传销典型案件中,“武汉新田”再次登上黑榜。

 

  目前记者已将上述情况上报公安及工商部门,此事正在调查中。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 0
标签:全部
网友评论

管理员

该内容暂无评论

山东省潍坊市网友

推荐资讯

    暂无推荐内容...
17392274471